喜欢蔡依林、玛丹娜、想知道 〈Vogue〉 折手舞怎么来的,想知道80、90年代庶民都在做什么的人。

需要看一些小人物翻身励志题材的人。

但是〈Vogue〉这种折手舞是怎么来的?为什么到现在连蔡依林跟她的舞者都还在跳?《艳放80》(Pose)像是一个百科全书,把当年新闻报导当中纽约地下的黑人同志文化,变成了一出起承转合都很有意思的剧。是的,里面充满了各种活力、各种光鲜亮丽的跑趴装,贫穷、克难却又充满活力。

《艳放80》监制是莱恩墨菲(Ryan Murphy),献给跨性别族群的一出戏,这出影集缔造了电视史上最多跨性别演员的纪录。他们重现了1987年那个时代的纽约。在纽约地下、次级文化当中,黑人同志发明了一种艳装竞赛(The Ball) ,大家要在舞厅里头,根据比赛项目,穿出最符合主题的服装,接受评审打分数。分数最高的人就可以拿回冠军杯,而当晚累积最多冠军杯的家族(The Family),就可以得分,一年后就可以统计出哪一个家族的得分最高,成为冠军家族。

但什么又是家族呢?《艳放80》每集都有剧中人绞尽脑汁、奇装异服的竞赛,但在竞赛背后,每个家族都是血泪组成的。他们都是不被家人认同、赶出家门的同志、跨性别、低收入、甚至没有成年只好睡公园的青少年。这群无处可去,只能在纽约街头鬼混的人,因为有了跨性别当家长、扮演母亲的角色,组成家族,让他们有了遮风避雨的地方。这是一群不被社会所接受的人,彼此照护、互相扶持,在社会找到活下去的力量。

但80年代别说对跨性别,对同志都是异常残酷的。那个年代对于爱滋病是刻意隐瞒,政府不宣导,你也不知道到底如何保护自己。甚至抽血检查,还要等上2个星期,再回去看报告。每个被单独叫号进入小房间聆听检查结果,都是天堂与地狱的瞬间。布兰卡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,她大哭一场后决定自立门户新的家族,告别她的母亲伊雷塔。布兰卡决定要在剩余的生命当中,做些真正的好事。她收留了舞蹈才华极高的戴蒙,替他争取到舞蹈学院的奖学金攻读现代舞跟芭蕾。她也收留了另外一位跨性别者安琪拉,虽然安琪拉只能出卖皮肉赚钱。布兰卡真的可以证明自己出淤泥而不染,同时在每个星期的艳装竞赛,超越启发自己的伊雷塔,向大家证明她是真正拥有母爱精神吗?

《艳放80》的主角都是社会边缘人,LGBTQ+的族群,但编导也不忘放进一对异性恋夫妇,透过他们来反问,到底谁才是正常的呢?老公史丹迷恋安琪拉的阴阳同体,老婆过着住在郊区好宅的优渥生活。就连川普都成为故事背景的一部分(毕竟川普是在80年代崛起的),史丹在川普公司工作,他的上司就是粗鄙又爱开黄腔性骚扰,认为属下外遇是真正的男子汉。对,这出剧有很大的部份都在以古讽今,因为川普所有的言行都在触怒跨性别族群。同时观众也会看到,即使是异性恋男生,也会对第三性产生迷恋,甚至只能对第三性有反应,所有那些你以为卑鄙下流的勾当,早存在于这世界上。

现在我们可以把《决战时装伸展台》《鲁保罗变装皇后秀》,乃至于折手舞看成很炫、很酷的才艺竞赛,却很少人反问当年这些事情是如何流传下来,变成流行文化的一部分。就像布兰卡在剧中据理力争,别人叫她少管闲事,白人歧视黑人、黑人歧视拉丁族群,男同志歧视跨性别,她却没有变成弱弱相残的一部分,誓言努力活的精采。最后一集的艳装竞赛拍的更是夺目,大家既比行头、也比折手舞,还可以瞬间定格,不就是去年最红的假人挑战吗?《艳放80》充满了面对黑暗挫折的自信,成就了无法取代的美丽。